十景缎 第二十八章

    时间:2018-09-22 过了几日,一行人渡了长江,已进皖境,到了九华山下。九华山是佛教名山,向有「佛国仙城」之称,寺院遍布全山,且景致佳妙,群峰 竞秀。众人这时已改乘马,边行边赏景,看得心神舒畅。   正行路间,却见前头一群僧人端坐地上,一列排开,正将去路挡着。华瑄远远瞧见,说道:「文师兄你看,前面怎么这么多和尚?」小慕容笑道:「和尚们不在山上唸经,倒跑来山下坐禅了。」文渊道:「莫非是靖威王府属下?」紫缘秀眉微蹙,低声道:「文公子,我们要不要 改道?」文渊微笑道:「既然他们等在这儿,再怎么绕路也不管用,咱们直接闯过去便是。」   小慕容伸伸舌头,笑道:「先打道士,又碰和尚。喂,你说打得赢吗?」   说话之间,已离那一众僧人甚近。群僧一齐站起,其中二僧向前走出,显然并无让路之意。   文渊拱手笑道:「各位师父,请借个路。」二僧中的一个老僧双掌合十,说道:「这位施主,可是姓文?」文渊道:「正是。」那老僧和 另一中年僧人交换一个眼色,又道:「老衲受人之托,要请文施主移驾敝寺,就在前头不远,请施主随老衲来。」   文渊见那中年僧人眼中闪烁不定,心知有异,便道:「托老师父相请在下的,莫不是靖威王府赵世子?」那老僧鬍鬚一动,盯着文渊,说 道:「文施主既然料知,便也不好相瞒。只要这位紫缘女施主留下,老衲也就不为难诸位。」   小慕容叱道:「亏你们身在佛门,居然这等不要脸,这不算犯色戒吗?」那中年僧人大声道:「我们是奉命行事,可管不到这么多!」踏 步上前,忽然纵起,一个落拳往文渊顶门打去。   这一拳力道刚猛,文渊不欲硬碰,向左一翻,轻轻巧巧地落下地来。那老僧喝道:「出手!」群僧或持棍棒,或拿戒刀,一齐冲上。   文渊叫道:「师妹,护着紫缘姑娘!」侧身避开中年僧人连打两拳,拔剑出鞘,挺剑反攻。三十多名僧人如潮水般涌将过去,立时将文渊 团团包围,又有数名僧人往紫缘、华瑄等冲来。   华瑄抖开银鞭,将来袭的僧人一一逼退,只觉对方功力平平,随手几鞭过去,已有六个僧人倒在地上。小慕容眼见群僧武功平庸,只有那 老僧和中年僧人不好应付,怕文渊有失,当下抽出短剑,轻飘飘地窜入了群僧中,左一晃,右一绕,欺到那老僧身后,一剑递出,叫道:「秃 驴,看招!」   两僧正合攻文渊不下,小慕容这一剑来到,那老僧不得不挡,侧身挥臂,陡地一片红云捲向小慕容右臂。小慕容抽臂一闪,看的分明,却 是一件大红袈裟。   老僧低喝一声,舞起袈裟,风声虎虎,势道竟然极为威猛。小慕容一剑刺去,但那袈裟不知是何物织成,甚是滑韧,竟刺之不穿。小慕容 一怔,袈裟方位一变,直往她头顶罩下来,连忙避开,心道:「这是什么古怪功夫?」   这两僧都是皇陵派中的好手,老僧法名见瞠,中年僧人是其师弟,法名见憎。   两僧本是一方的盗匪,后来入了皇陵派,剃度出家以避人耳目,平日潜居于九华山中,领着一批僧众,不行佛法,佔了一寺做为据点,和 官府互通声气,恣行不法。这日接到靖威王府世子的命令,要将文渊一众截下来,探得来路后,便在此率众阻截。   见瞠这一门袈裟功夫,本是一门软鞭武功,出家之后,改以袈裟为兵器,能盖能裹,更增奇诡。小慕容见他招式奇异,不知有何古怪,当 即四下游走,无所定处,跟他游斗。   那边见憎也取了兵器在手,是一大串精钢铸的念珠,份量极重,显然他臂力极大。招数也走软鞭路子,但念珠环绕成圈,施展起来另有一 功。文渊持剑对敌,不落下风。   忽听见憎一声怒喝,挥动念珠,直往文渊长剑砸来。文渊回剑让开,忽地念珠圈转过来,虚套住剑身。见憎大喝一声,转臂一扭,念珠陡 然连环圈锁,叮啦答啦一串响声,数十颗铁珠将剑身牢牢扣住,剑锋卡在珠缝之间。   文渊吃了一惊,心道:「好家伙,这念珠还能这么使!」   见憎大喜,右手使力拉动念珠,左手一掌猛劈过去。文渊心如电闪,鬆手放剑,身子一矮,右脚一个扫腿横掠见憎小腿。见憎念珠尚裹着长剑,朝文渊这一腿直击而下,「砰」一声大响,一半的念珠重重砸在地上,震得烟尘飞舞,长剑立被挤拢在一起的铁珠绞断。然而文渊瞧得 极準,这一腿半路偏开一旁,没给他打中,待他念珠轰在地上,左腿已顺势踢出,当真是间不容髮,一扫便中,见憎一条右小腿骨硬生生给他 这一腿上的真力震断。   见憎右腿剧痛,摔倒在地,大怒之下,抡起念珠狂舞,一大片剑刃碎片激飞而出,彷彿无数暗器射到。文渊翻身滚开,一跃而起,尽数避 了开去,心道:「他一脚已断,只要防他念珠招式,不足为惧!」   文渊身法本在见憎之上,这一下见憎起身不得,被文渊围着他连连出掌,只有挡架的份,加上脚上剧痛,不禁恼怒欲狂,发起蛮来,一身 功力陡然倾注念珠之中,霍地脱手掷向文渊。   这一掷之力大得惊人,只见一百零八颗念珠疾舞成环,如风飙雷吼,挟着破空巨声狂捲而至。文渊见来势猛恶,不能硬接,危急中一个铁 板桥,向后急仰。   但见一圈圆环自脸上瞬息呼啸而过,狂风一时灌得他衣袖胀起。猛听一声闷响,接着一声惨嚎,凄厉非常。文渊一愕,起身回望,却是见 瞠挨了这一招,百八念珠迅雷般不住回转,连番击在他背脊之上,立时狂喷鲜血,扑地毙命。   小慕容也吓了一跳,本来见瞠舞开袈裟,週身彷彿架起层层屏障,剑尖碰上,便被弹开,正自无计可施,谁知见憎这一下死命一击,威势 太强,没打中文渊,却把袈裟护身之势破得挡无可挡。以见瞠功力,本当能查觉背后念珠飞至,坏就坏在袈裟风声碍了他听风辨位,待得念珠 飞近,破空声大作之时,已是迟了。虽然是不惧小慕容的短剑,却万万想不到丧命在自己人的兵刃下。   见憎大惊,挣扎着要起身,小慕容迅捷无伦地欺上前来,低声道:「南无阿弥陀佛,请往西方极乐归位罢!」见憎气力已尽,无法抵抗, 剑锋扬过,便即追随他师兄去矣。